黄光裕、王欣、李一男出狱互联网没有给他们留
更新时间: 2019-06-12

  静心阁559955。个人养老投资新时代,40家养老目标基金PK,你会选择哪一家?【寻2019基金业引领者】

  从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发声说提前,到李虹对《新京报》表示记者听错了,再到21世界经济报道记者打脸说没听错,这个话题被反复摩擦了三次。

  每次网上有“黄光裕即将提前出狱”的消息出来,国美的股价就会提振,这一次直接飙升了20%。

  吊诡的是,国美这家公司在重大战略发布、财报发布等关键节点资本市场却反响平平。

  你很难理性解释为什么身陷高墙内的掌门人黄光裕会远比国美这家公司在互联网上知名度和线后网友对黄光裕昔日创造的神话至今仍然津津乐道,却完全忽视了其创造的公司国美如今日暮西山般的不堪:黄光裕入狱前国美市值最高逼近千亿,现在已跌落到约不足150亿元人民币。

  即便黄光裕能够提前出狱,面对电商领域锋芒正劲的天猫、京东、苏宁,后起之秀拼多多,真能在大家电领域收拾旧河山,力挽狂澜吗?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国美抓住机遇从北京走向全国,迅速扩张至88个城市,野蛮生长成为家电零售巨头。

  2004年,国美在香港成功上市。年仅35岁的黄光裕以104亿资产成为胡润中国大陆富豪榜首富,2005年,黄光裕以140亿元蝉联首富,被媒体誉为商界奇才。

  黄光裕说:“有人劝我说,你这么大企业的老总,走路慢点行不行?但我觉得那样太浪费时间了。我觉得改变的是现在想吃点什么好吃的东西不用再先问价钱了。”

  他称霸中国内地商圈的那几年,马云的阿里巴巴初露头角,刘强东和京东商城更是默默无闻,就连成名已久的王健林,在那个时候身价不足黄光裕2%。

  曾有一位去国美应聘的职业经理人,这样描绘他面试时的经历:“黄光裕亲自领着十几位总监及总经理对我进行面试。他一言不发,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看着你,你感觉自己仿佛是笼子中的一头猎物,不可能和他有平等对话的权利。”

  他感慨说:“我走南闯北几十年,也和不少大老板直接共过事,但黄光裕是最不可捉摸的人。这是我几十年工作经历中最紧张的一次面试。”

  方脸,大耳,小眼,似笑而威,神似司马懿的“鹰视狼顾”,说得更唯心一些:黄光裕这人,一副枭雄相。

  有高管曾表示理解:“没有他的霸道,也不可能成就他现在这么大的盘子。”问题是,这股霸道在黄光裕入狱后仍坚定不移地实行。

  黄光裕从神坛跌落身陷囹圄后,国美陷入困局。一直站在背后相夫教子的女主人杜鹃代夫出军重回鹏润大厦。

  但杜鹃还得提防着两个虎视眈眈的小姨子:步步为营的大妹黄秀虹,锋芒毕露的小妹黄燕虹,感觉国美内部分分钟都可以上演一出宫斗大戏。

  前两年,媒体把杜鹃粉饰成了让国美扭亏为盈的女强人,她让国美连续实现15个季度的盈利。

  但实际上现在再看,当年她太重视短期收益,完全忽视了电商领域的投入和建设,导致市场份额不断萎缩。

  亚马逊、京东亏损多年并不是依靠商品低价去获取用户,而是将资金用在打造供应链、物流、仓储、IT系统等方面,通过战略亏损打造平台化的生态循环。

  亚马逊、京东用多年的亏损换取了今日的绝对优势,用战术上的撤退完成了战略上的进攻。

  可走出看守所的时候,杜鹃拎着塑料袋,穿着不太合身的T恤,背影就能看出来这几年她被折腾的够呛。

  2016年,《中国企业家》@马钺曾写过一篇杜鹃和国美的文章,文中某位国美高管爆料:“杜鹃自己说过,大方向由黄总定,她只是辅助者和执行人。”

  据某位国美离职员工说:“黄光裕管得很细,只要送进去的文件,大事小事都会批示,哪怕域名管理这种非常琐碎的事务,只需要注册、续费而已,黄光裕也会作出指示。”

  不光批示,黄光裕还有一个习惯:对员工完成一个项目后送进来的报告,他会像教师阅卷那样打分。

  黄光裕一旦对国美的核心班子有了猜疑就会导致集体信任缺失,那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国美核心决策层形同虚设,公司上层建设崩坏,凡事总慢人一步,把握不住时机。

  况且,这样一个喜欢野望的企业家,脱离舞台中央被困在高墙内9年,不但锋利的性格会趋于迟钝,敏锐的嗅觉以及鹰那样凌厉的目光都会逐渐暗淡。

  中国人历来讲究成王败寇,胜者会被记录在册传为佳话,而经历跌宕起伏人生的大佬才会成为传说。

  黄光裕、王欣、李一男这三个男人虽然不在江湖,但网友一直翘首以盼,心有戚戚焉。

  “天才少年”李一男不仅是任正非的得意弟子,27岁当上华为副总裁,当年更一手缔造港湾,成为华为头号劲敌。网友希望他出狱后能在互联网版图撕开一块狩猎禁地,无奈,小牛电动上市后就鲜有露面。

  他们曾在互联网呼风唤雨,在时代机遇面前春风得意,商业运筹气势如虹,但一朝身陷囹圄,人生抛物线的下行轨迹就越发清晰。

  即便是在今天,也没有哪位大佬敢说:大不了重头再来,我依旧能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

  因为成功本就是时代的产物,在中国经济结构剧烈变化的今天,各行业富豪呈现出一种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散乱格局。

  光环笼罩下的企业创始人大多眼神浑浊,狡黠中满是倦意,裹上资本温暖的裘皮之后,真正变成了世故的商人,而非创业者。